您的位置:首页 >商贸 >

现金娱乐网6163 银河

2018年11月以来,西藏发展(000752.SZ)董秘辞职、财务总监辞职、前董事长及总经理遭刑拘、多个账户被冻结。

西藏发展1月2日晚间公告称,于2018年12月28日收到西藏证监局《监管函》。《监管函》指出,西藏发展于2018年12月25日召开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股东西藏自治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未能行使股东权利。该事件引发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及各方的广泛关注。

《监管函》指出,此事经多家媒体报道,认为西藏发展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存在限制股东权利,会场秩序未得到有效维持等问题。西藏证监局将持续关注有关情况,如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予以查处。

和上述《监管函》一同公布的,还有西藏发展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

深陷借款“担保门”

2018年6月至今,地方性啤酒生产商西藏发展因受昔日大股东西藏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易隆兴)牵连,卷入三起担保诉讼,在“担保门”中泥足深陷,不但股价数次跌停,公司银行账户和子公司股权亦相继被冻结。

据西藏发展2018年6月19日公告,公司因为原控股股东天易隆兴及另外一家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而被国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国投泰康)信托起诉。

据西藏发展在交易所披露的信息,这笔贷款总金额4.5亿元,期限12个月,由国投泰康动用信托资金于2016年5月对天易隆兴发放。同时,天易隆兴还与国投泰康签署了股票质押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西藏发展接近2810万股的限售股进行质押,作为信托贷款本金、利息及其他债权的担保。不过,天易隆兴并未在合同履行期内支付1365万元的利息,也从未支付违约金。

2018年7月31日,西藏发展再度公告称,国投泰康信托称公司与天易隆兴、深圳隆徽新能源承诺对另一借款方——北京星恒动影项下2.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在上述公告中,对于涉诉事宜,西藏发展称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从未审议批准对外提供担保的任何承诺函,并就“公章被伪造”一事向公安机关报案。然而,公司因涉诉多个银行账户致被冻结已是不争的事实。

此外,西藏发展还卷入一桩民间借贷纠纷。据西藏发展2018年11月21日公告,公司收到杭州市中院送达的关于与浙江阿拉丁控股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应诉通知书等材料。材料显示,裁定冻结被告西藏发展、天易隆兴、合光人工智能银行存款87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相应价值财产,并对公司财产采取保全措施。

天易隆兴带给西藏发展的麻烦却不止于此。据三季报,西藏发展确认天易隆兴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共计3笔,金额合计为3960万元。西藏发展于2018年12月27日接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被要求解释天易隆兴资金占用问题的原因及相关解决措施。

西藏发展公告收到西藏证监局《监管函》的同日,公告称将对上述关注函进行延期回复。

人事乱局与萎靡的业绩

深陷借款纠纷的西藏发展面临的资金压力不容忽视。2018年12月13日,西藏发展公告称,公司3个主要银行账户和1个非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额度约为2.13亿元,实际被冻结金额2.24万元,股票有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1997年上市的西藏发展以啤酒的生产及销售为主营业务,以旗下拉萨啤酒为主要业务平台。

据财报,西藏发展近年业绩并不好看。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3.91亿元、3.57亿元、3.62亿元,同比变动-2.04%、-8.54%、1.15%;实现净利润1645.5万元、797.4万元、952.4万元,同比变动-36%、-51.5%、19.4%。

人事乱局似乎与西藏发展萎靡的业绩不无关系。西藏发展自2018年8月至今日,仍处于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境地,公司两大股东持股量接近,并且没有任何一方能对公司产生实质性的支配。

乱局之中,西藏发展原董事长、总经理王承波,原董事、公司子公司西藏银河商贸有限公司法人吴刚因涉嫌合同诈骗罪遭刑拘,投资者对其被捕是否与上述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有关猜疑不断。

此外,西藏发展三季报显示,公司个别人员未经授权、未履行内部正常审批决策程序,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开具电子商业承兑汇票2.48亿元(具体结算金额有待公司进一步向银行核实),可能对公司可持续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三季报显示,受系列担保纠纷影响,西藏发展三季度计提了应付利息,致使财务费用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导致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54.4万元。

针对此事,西藏发展董秘办相关负责人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资金情况正常,其余事宜以公告披露为准。

截至1月3日午盘,西藏发展收于6.94元每股,跌1.28%。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