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全球博彩公司排行榜为什么ag下大注就死

与阜兴系有关的又一批人员被批捕。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阜兴系旗下两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这两位人员在上海意隆财富任职期间,向不特定公众销售阜兴集团所谓自行设计包装的万博软件产品。

就在两天前,阜兴系刚刚有几位高层被捕。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5月8日在官微发布的信息,对上海阜兴实业集团副总裁王源、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以涉嫌集资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阜兴集团下属上海意隆财富总裁余亮依法批准逮捕。

对这些人员什么时候提起公诉,上海市检察院二分院办公室向记者表示,相关程序还在办理中。“我们可以公布的情况,就是对这几个人进行了批捕。现在暂不知办案的具体情况,也其它没有更一步可以公布的消息。”上海市检察院二分院工作人员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批捕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副总裁王源,曾在另一家知名上市企业华闻传媒(000793.SZ)担任高管。有投资人指出,除了王源,还有多位与阜兴系有关联的人员,曾在华闻传媒出任高管。

其实就华闻传媒高管、公司股东与阜兴系之间,深交所去年曾多次发出关注函。而据华闻传媒公告信息,公司股东——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去年先后被天津高院、上海二中院和上海青浦区法院轮候冻结。

投资人申先生向记者表示,阜兴系通过投资、入股等方式,会在一些上市公司安排或布局管理人员。入股企业获得高管提名权后,通过董事、监事等高管职位,或直接执掌公司或对公司运营产生影响。

“有的时间较长,有的时间很短,并不容易被发现;加之阜兴系公司数量众多,其线索不太容易被追踪,对于其具体业务和资金往更是难以捕捉。此外,阜兴系旗下企业组织形式多样,通过合伙企业、资管计划、信托计划等多种形式成立企业,又以这家企业为平台,再对外投资一家或多家公司,有的股权要穿透七八层甚至更多层之后,才有可能发现其背后之间的关系网络。”申先生表示。

深交所半年三度发问与阜兴之间瓜葛

此次被批捕的王源,与曾在华闻传媒出任总裁的王源,是否为同一人?对此记者5月10日向华闻传媒董事会办公室进行核实,得到了对方的确认。

“王源的确曾在公司任职。与其相关的信息,我们能披露的,已经在公告中发布。”华闻传媒董事会办公室表示。

王源是去年11月从华闻传媒离职的。华闻传媒2018年11月16日发布公告,公司总裁王源因个人原因提出书面辞职信,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及在公司担任的其他职务。

就王源出任华闻传媒总裁期间,是否与朱一栋及阜兴系有业务往来,其任职期间对上市公司有何影响,华闻传媒方面并未对记者问题给予正面回复,只是向记者表示“以公告为准”。

深交所于2018年12月18日发出的关注函指出,王源在任职华闻传媒总裁之前的12个月内担任阜兴集团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则阜兴集团亦应认定为与华闻传媒关联方。对此深交所要求华闻传媒予以核实并答复。

华闻传媒在去年12月28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称,“经自查,公司不存在其他因王源先生任职情况被认定为公司关联方的情形。”

有投资人指出,此次被批捕的王源,只是多位与阜兴系关系密切、并曾在华闻传媒出任高管的人员之一。

“朱一栋是去年6月22日失联的,潜逃海外后于8月29日被抓捕回国。凑巧的是,朱一栋失联后不久,华闻传媒多位高层在同一天从这家公司密集辞职。这几位在同一天辞职的人员与阜兴系的关系不一般,而他们一度在华闻传媒管理层占据了多个董事、监事重要席位。外界可以从公开渠道知道这些人员在上市公司任职,但不太了解这些人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一位投资者表示。

在王源从华闻传媒辞职前,华闻传媒共有5位高管于2018年7月26日同一天发布了辞职公告:薛国庆、朱亮、朱金玲3位董事,以及殷栋林、许永胜2位监事。辞职前,薛国庆为华闻传媒副董事长、殷栋林为监事会主席。

就这几位高管的情况,据华闻传媒2017年年报,时任公司副董事长的薛国庆27岁,当时公司董事朱金玲28岁;是当时华闻传媒最年轻的两位高级管理人员。另据天眼查信息,薛国庆及朱金玲的学历均为大专。对于薛国庆及朱金玲如何进入华闻传媒高管团队的,华闻传媒方面未做回应。

实际上,除了去年12月就王源在阜兴任高管,深交所此前就华闻传媒与阜兴系之间,曾于去年7月、10月先后两次发出与此相关的关注函。

先看一下华闻传媒当下的股权结构。

据华闻传媒2018年年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广资管),持股8.20%;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信托持股 6.14%,为第二大股东;粤信2号资产管理计划占比5.14%;四川信托•星光5号信托占3.93%。

深交所发出的关注函,提到了华闻传媒的其中一位股东——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信托。

据深交所2018年7月30日向华闻传媒发出的关注函,华闻传媒公司股东名册中包括三支资管、信托产品,合计持有公司8.11%股权。这其中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持有华闻传媒的股份,而该信托可能与阜兴系存在关系。深交所要求华闻传媒对此进行说明,并要求其说明该信托的出资方是否与朱金玲存在关联关系。

华闻传媒在对深交所的回函中称,经公司调查,常州煦沁为有限合伙企业,普通合伙人为朱明华,有限合伙人为徐祯华。

而对于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华闻传媒在去年8月6日的公告中如是回复深交所:经公司了解和调查,“无法判断资管计划的出资方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是否与朱金玲存在关联关系。”

去年七月底收到关注函两个半月后,2018年10月9日华闻传媒再次收到深交所与此相关问题的关注函。不过与此前无法判断的回复相比,华闻传媒此次的回函,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去年10月15日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华闻传媒称,因常州煦沁资管计划作为劣后级委托人的“煦沁聚和1号”属于阜兴集团控制,故公司认为,常州煦沁资管计划应该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以及朱明华与徐祯华的合作关系,公司认为朱明华可能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华闻传媒在当天的公告中如是说。

原大股东进退之中疑点重重

在王源被批捕前,华闻传媒方面是否已经知晓王源为阜兴系的重要成员?

就此问题,华闻传媒董事会办公室并未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答复,只是向记者表示,公司了解到、以及能公告的信息,已进行了披露。

就公司原副董事长薛国庆、原董事朱金玲、朱亮以及原监事会主席殷栋林,有投资人指称或与阜兴系也有瓜葛。那么华闻传媒方面有没有对此进行过调查了解,是否有结论;目前华闻传媒的股东中是否仍有阜兴系资金?就记者这些问题,华闻传媒方面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有投资人认为,除了原公司总裁王源,朱金玲曾是对华闻传媒有重要影响的另一位人物。

朱金玲不只曾在华闻传媒任董事,还是其曾经的大股东。从华闻传媒此前公布的股权架构来看,朱金玲是通过持股100%的常州兴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实现对华闻传媒的入股的。而朱金玲旗下企业与阜兴系旗下企业及阜兴系一些重要人物,在不同层面产生了交集。

据华闻传媒2018年8月6日公告,朱金玲旗下全资子公司兴顺文化持有国广环球传媒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广控股)50%股份,而国广控股为国广资管第一大股东,持有后者58.0334%股权。另据天眼查信息,阜宁永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国广资管第二大股东,持有国广资管约41.97%股权;而阜宁永繁投资,是殷栋林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此后还将提到阜宁永繁投资。

五位高管去年7月26日辞职前后,朱金玲已着手从公司股权层面谋求退身。

据华闻传媒2018年7月11日公告信息,兴顺文化拟将所持国广控股50%股权转给和平财富。7月13日,华闻传媒发布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完成股权转让,及工商变更登记变更的公告,朱金玲由此从华闻传媒退出。

不过在朱金玲进退华闻传媒的这期间,仍然留下了一些疑点。

国广资管工商登记变更记录显示,2016年12月12日公司股东新增了阜宁永繁作为投资人,在当天国广资管的董事变更名单中,还新增了朱金玲和李卫卫。这位李卫卫,与因参与大连电瓷股价操纵而遭证监会市场禁入处罚的,是否为同一人?

对此记者5月10日致电国广资管进行核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李卫卫已离开公司。“之前李卫卫在公司任职时,我并未见过,不能确定是否与被证监会开出禁入令的为同一人。”国广资管这位人士说。

实际上,2017年6月20日,李卫卫从国广资管董事备案名单中退出。即这位也名为李卫卫的人士,曾在华闻传媒前第一大股东的公司中,担任了约半年的董事。

投资人晋先生表示,从时间先后顺序来看,殷栋林等五位高管辞职以及朱金玲旗下的兴顺文化将股权转让出去,恰好发生在朱一栋失联后、被遣返回国前的这段时间。

“一家上市公司同一天有5位高管离职,此后朱金玲为何从对华闻传媒的控股人位置退出,这些信息综合起来令人费解。朱金玲曾是国广资管大股东,李卫卫曾在国广资管出任董事,如果该李卫卫与大连电瓷股价操纵为同一人,这其中的疑点就更多了。”晋先生表示。

这其中几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据天眼查信息,兴顺文化因未按规定公布年报,2018年7月5日被常州市天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异常经营。

另据华闻传媒公告信息,公司股东国广资管的股权在2018年7月被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此后在2018年10月和12月,先后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而朱金玲与阜兴系旗下企业的交集,还出现在北京中城恒泰投资有限公司等若干家企业。

北京中城恒泰投资共有两位股东——国广资管和阜宁稀土意隆磁材各持股50%。而意隆磁材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朱一栋的父亲朱冠成。北京中城恒泰的管理人员名单中,朱明亮在北京中城恒泰出任监事、朱成帅为该公司执行董事、经理;而朱明亮、朱成帅均被指称为朱一栋的家族中人。

在常州昇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致坚文化传媒合伙企业这两家企业,朱金玲则与朱一栋旗下的重要平台——西尚投资管理公司,共同设立了这两家企业。

朱金玲通过兴顺文化与国广资管这两条路径,投资了上海致坚文化;而西尚投资,也是上海致坚文化的合伙人之一。由于该公司为合伙企业,外界暂不了解上海致坚的股权结构,以及西尚投资与朱金玲在该公司各自扮演的角色。

而另一家昇顺投资,由国广资管持有90%股份,西尚投资也对该公司进行了投资,占比10%。

另外四位辞职高管与朱氏家族之间存交集

除了朱金玲,薛国庆、朱亮、殷栋林、许永胜四人,也与阜兴系之间在一些企业的投资活动中有所关联。

据华闻传媒2017年年报中对几位前高管的介绍信息,时任公司董事的朱亮曾就职于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负责日常公司运营;当时任阜宁稀土新特材料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时任监事会主席的殷栋林,曾任江苏阜建集团项目负责人助理。时任公司监事的许永胜,曾在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销售部工作,任销售部副部长、部长,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据天眼查信息,在薛国庆与朱冠成之间,通过旗下企业共同投资了若干家公司:新里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赛领国广(宁波)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旗广投资合资合伙企业、江苏阜墨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在上述几家企业中,阜兴系的部分重要人员,或以股东或以公司管理人员的身份,出现在共同投资的企业当中。

在新里程科技发展这家公司,薛国庆与阜兴系核心人物的关系,一定程度得以初步体现。新里程科技发展共有5家各持20%股权的股东,包括阜宁稀土新特材料、阜宁稀土实业和阜宁永繁投资等。

新里程科技的股东之一——阜宁稀土新特材料,是由朱亮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朱亮为该公司法人、董事、总经理;在阜宁稀土新特材料还出现了另一个与阜兴系关系密切的人员——邱素珍,邱素珍为阜宁稀土新特材料的监事。

在朱亮接手之前,阜宁稀土新特材料此前的法人,为朱一栋之父——朱冠成。

据天眼查上的工商登记变更记录,2015年10月阜宁稀土新特材料的法人由朱冠成变更为朱亮,2016年4月朱金华新增为该公司股东。在此次上海市检察院二分院公布的信息,朱金华也被列入批捕名单中。而在2016年8月,朱金华从阜宁稀土新特材料股东名单退出,朱亮成为该公司股东。

有媒体报道称,朱冠成与邱素珍为夫妻关系。而公开资料显示,朱冠成与邱素珍为阜宁稀土意隆磁材两大股东,通过阜宁意隆磁材,朱冠成夫妇为大连电瓷(002606.SZ)第一大股东。

而新里程科技的另一家持股20%的股东——阜宁稀土实业,也是朱冠成旗下的企业。据天眼查信息,朱冠成与邱素珍还同共成立了阜宁稀土实业,朱冠成与邱素珍在该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65%和35%。

这其中一个细节是,2018年1月新里程科技的注册资金从1亿元,增至9.9亿元;但从其成立以来,新里程科技对外只进行了一项对外投资——投资了上海阜薪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阜薪实业的法人、执行董事为赵梁,监事为李刚。

公开资料显示,赵梁是阜兴系的重要人员之一,在阜兴系旗下郁泰、易财行、阜聚资管等几大平台出任高管;李刚则是阜兴旗下四大平台——郁吉资产的执行董事、总经理。

即薛国庆旗下企业投资的新里程科技,不仅有朱冠成资金的身影,且该公司由邱素珍出任监事;而新里程旗下企业所设立的另一个投资平台——上海阜薪实业,则由阜兴系两位重要人员担任高管。

该公司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在于,工商登记变更信息显示,上海阜薪实业此前的投资人为上海阜兴实业集团;2018年6月上海阜兴实业集团退出后,新里程科技成为上海阜薪实业的新股东。

与新里程科技只进行一项投资不同,上海阜薪实业对外进行了14项投资,这其中铁岭远东对外贸易、上海齐誉物业、上海微满酒店管理三家公司的法人,均为朱一栋家族中人——朱明亮。

有分析人士认为,新里程科技很可能只是家壳公司,或用于转换资金通道为的“手套”企业。

与国广控股是朱金玲重要投资平台相似的是,阜宁永繁投资作为殷栋林旗下全资子公司,是殷栋林展开投资的重要平台。

从阜宁永繁投资入股的一家名为江苏阜墨实业的企业,可以追踪到其与阜兴系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7年12月成立的江苏阜墨实业,其最初成立时的法人,为朱一栋;曹兆进在该公司任监事,而曹兆进也在此次批捕名单中。

2018年3月,江苏阜墨实业的法人由朱一栋变更为顾正国,其股东包括朱金玲旗下的国广环球资管、朱冠成夫妇控制的阜宁意隆磁材,以及殷栋林旗下的阜宁永繁投资。

此外,江苏阜墨实业100%持股的常州盈信资产管理公司,赵梁出任该公司监事。赵梁还是由江苏阜墨实业所投资的另外两家企业——江苏长江经济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公司和中阜鑫泓资产管理的法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而在中阜鑫泓资产管理的高管名单中,还出现了阜兴系另一个重要人员——徐祯华。公开资料显示,徐祯华为中阜鑫泓资产监事,而徐祯华是阜兴系四大平台之一——意隆财富的法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